• <track id="yh9vp"><ruby id="yh9vp"></ruby></track>
  • <td id="yh9vp"></td>

    <table id="yh9vp"><strike id="yh9vp"><b id="yh9vp"></b></strike></table>
    <table id="yh9vp"><strike id="yh9vp"></strike></table>
    <acronym id="yh9vp"></acronym>
  • <acronym id="yh9vp"></acronym>
    1. 用戶登錄投稿

      中國作家協會主管

      “武陵書寫”中的女性形象塑造
      來源:《長江叢刊》 | 張淑云 黃曉娟  2023年03月17日11:41

      劉保昌的專著《地域文化視野中的兩湖現代文學研究》于2022年5月由中國社會科學出版社出版,這是從地域文化視野中探討兩湖現代文學的首部綜合性研究成果。這部60余萬字的著作厚重而大氣,體現出作者高超的學術水準和文化品位。劉保昌在導言中寫道:“文學作品中的地形地貌、民風民俗、人文環境,凝聚于人物形象身上的地域性格和地域文化精神等成為小說敘事的重要內容?!笨梢?,不同地域的文化構成了文學發展的特定土壤。中國是一個統一的多民族國家,56個民族共同創造了多姿多彩的中華文化,少數民族文學所生長的地域文化,也塑造了異彩紛呈的少數民族文學景觀,不同的地域文化特征也深刻影響著少數民族文學女性形象的塑造。

      一、地域文化與人物形象塑造

      人物形象塑造是小說取得成功的一個重要因素,更是創作的主要任務。人物形象的性格常常凝聚著地域文化特色,也因此人物形象塑造成為作家展示特定地域文化風彩的方式之一。劉保昌在《地域文化視野中的兩湖現代文學研究》中,關注到地域文化與人物形象塑造的關系。他以映泉的長篇歷史小說《鳥之聲》為個案分析楚莊王、夏姬等人物形象,這些人物形象的塑造之所以是“成功的、深刻的、豐富的”,在劉保昌看來,與楚國文化息息相關:“楚國相對于中原來說只是個偏遠的‘南蠻小國’,文化落后,經濟不發達,但楚人自古就有‘篳路藍縷’的奮發努力精神,敢于躐等破格標新立異……”在楚莊王的身上既有“王天下”的氣度,也有“霸天下”的沖動,劉保昌深刻分析了楚莊王性格中這種矛盾對立的表現,來源于他內心深處的懷疑精神,這種內心深處的懷疑精神讓人物生動豐富鮮活起來。夏姬這一女性形象在《鳥之聲》中完成了從“蕩婦”到“貞女”的反轉,小說中的夏姬不再是禍水紅顏,而是如蓮般圣潔。楚莊王、夏姬的人物形象與楚文化的進取創新精神和追求個性自由的精神相契合。劉保昌為從地域文化的角度分析小說人物形象的塑造,提供了一個重要的路徑。以此可見,現代少數民族文學中的女性形象塑造與地域文化更是密不可分。

      豐富燦爛的民族文學,是由各具特色的地域文學構成的,一定的地域環境及其文化,往往會使作家創作出獨具特色的人物形象。北方森林草原文化區域,因其地理環境的惡劣,北方各民族民風多呈現出粗獷豪放的陽剛之氣。滿族作家王度廬,在民國時期創作的《鶴驚昆侖》《寶劍金釵》《臥虎藏龍》《鐵騎銀龍》等武俠作品,開創了“悲劇俠情”的文學范式。其中《臥虎藏龍》塑造了俠女玉嬌龍的形象,被改編成電影,由臺灣導演李安執導。蒙古族女作家薩仁托婭的小說《靜靜的艾敏河》中的多蘭義無反顧地撫養上海孤兒,展示了年輕的草原母親深摯的母愛和淳樸的心靈?;刈遄骷覐埑兄镜摹逗隍E馬》中的奶奶,一生嘗過無數的辛酸與苦難,她對待弱小的生命始終懷著一顆善良的心,當看到剛出生的小馬駒在風雪迷途中獨自走回來的時候,把袍子解開,用自己的體溫溫暖這個弱小的生命。蒙古族女作家韓靜慧在《六(二)班的奇人怪事》中塑造了“潑女”佳妮的形象,盡管很多人不喜歡她,但她身上依然有著非??少F的品質,對身有殘疾的大伯的孝順是無人可比的。滿族作家老舍、趙玫、龐天舒、葉廣芩等都在家族敘事中展現出滿族女性獨特的地位與作為。北方自然環境的惡劣使得人們具有相互扶助的觀念和粗獷豪放的性格,受這一文化的影響,這些女性形象身上表現出俠肝義膽的氣概和扶危助困的美好品格。

      西南高原農牧文化區域,多是山地高原、崇山峻嶺,自然風光表現為雄渾險峻的特征。受這一文化的影響,女性的性格常表現為堅強內斂而又勤勞樸實。藏族作家益西單增的長篇小說《幸存的人》塑造了年輕的少女德吉桑姆的形象,德吉桑姆在仁青晉美血洗德吉村之后,失去了自己的故鄉,她為了實現為親人報仇雪恨的理想,她勇敢地投向千里草原,依靠一雙勤勞的手,一顆堅強的心,突破重重難關。哈尼族女作家黃雁的小說《胯門》中的鳩是位敢于反抗男性權威壓迫的女子,在婚禮上頂翻了丈夫的胯門,敢于抬起女性不屈的頭顱,活出尊嚴、活出精彩。仫佬族作家潘琦的小說《不凋謝的一品紅》中的曹潔,在艱苦的環境中忘我工作,身體慢慢地垮下去,可她并沒有因此灰心喪氣,依然頑強地生活著,作家歌頌她這種頑強生活的勇氣,贊揚她熱愛生活的美好心靈。在這些少數民族作家的作品中,雖然女性人物被人生中的種種荊棘刺傷而鳴,但在艱難的人生歷程中,卻迸發出了人世間最美的生命樂章,她們用生命的堅韌表現出不懈的抗掙精神。

      在中國廣袤的土地上,不同地域的文化,造就了不同地域的人物性格,不同地域的作家也在作品中自覺不自覺地書寫其所熟悉的地域文化。劉保昌在專著《地域文化視野中的兩湖現代文學研究》中,創造性地提出了“武陵書寫”的概念:“武陵書寫可以視為湘南文學、湘西文學、鄂西文學、黔北文學、渝東文學的集合體;如果按照民族居住區來考察,那么武陵書寫又可以視為瑤族、苗族、土家族等少數民族居住區文學?!眲⒈2讯跷魍良易宓娜~梅、李傳鋒等,湘西苗族作家沈從文、王月圣等作家,整合到兩湖文化中,構成了兩湖文學整體性繁榮的新的文學世界。在這一文學世界中,少數民族文學女性形象的塑造則是一道靚麗的風景線。

      二、邊城世界的女性:兩湖文化與苗族文學女性形象

      劉保昌用“武陵書寫”這一概念來概括那些描寫兩湖西部地域生活的文學,并進一步指出武陵文化的精髓:“因為文學史上已有著名的《桃花源記》,記述晉朝武陵漁人誤入世外桃源世界的奇遇。自此以后,武陵成為烏托邦的代名詞,神秘、傳奇、風光旖旎、風俗獨特、山深流急、別有洞天?!绷牧臄嫡Z便點出武陵書寫所產生的地域文化根源,兩湖作家筆下那些閃耀著生命光輝的女性形象便有了可以言說的根據。正是這種烏托邦般神秘獨特的武陵文化,才造就了現代苗族作家沈從文筆下充滿完美健康的自然人性的邊城女性世界,而沈從文的武陵書寫又繼續影響著一代又一代兩湖地域少數民族作家的創作。

      劉保昌在著作中特別指出:“兩湖西部書寫主要包括現代文學對土家族、苗族、瑤族等少數民族居住地域的歷史與現實的書寫……”著作對苗族現代作家沈從文的小說中各類人物進行了詳細地分析,會明、柏子、虎雛、老漢等身上看到一種生存的勇氣,這些人物身上體現出的自然生命形態離不開堅韌的精神支撐,精神是支撐人“活下去”的重要因素。武陵地域文化和審美空間對翠翠、蕭蕭、三三等女性形象的塑造同樣有著重要的作用?!凹嬗写笊降膱皂g和流水的溫情的雙重品格”,是劉保昌對武陵地域審美空間文化特征的精辟總結,這樣的地域文化特征使得沈從文及當代苗族作家筆下的女性身上有著“永恒的單純和潔凈”的品格。

      沈從文小說中的女性都具有純真美好的品性?!哆叧恰分械纳倥浯涫且粋€老船工的孫女,美麗、純樸、天真,和爺爺過著相依為命的生活。翠翠是在武陵這片靈山秀水與純樸民俗的滋養下長大的,她是自然的化身,是作家塑造的理想化的人物?!妒捠挕分械耐B媳蕭蕭,出嫁的時候不哭不鬧,沒有害羞,也不害怕,她純樸善良,到了夫家抱著三歲的小丈夫玩?!度分心菍幙砂央u蛋喂蝦米,也不賣給人的三三,她抗拒著現代都市文明的同化,不去羨慕別人的金子寶貝,保有著一份特有的堅持,她天真純樸、善良可愛,目光流溢處緩緩流動的是人性的美好。沈從文的小說建構了一個美好的邊城世界,這個世界中的女性呈現為健康、樸實的人生形式,她們身上融入了作家本人對美的追求與理解,更是作家對鄉土摯愛之情和人性美的生命贊歌。

      劉保昌在他的論文《兩湖當代武陵書寫述論》中,從“武陵書寫”的概念出發,更為詳細地介紹了龍寧英、王月圣、向啟軍等當代苗族作家的創作。這些作家塑造了具有鮮明特征的女性形象,與現代作家沈從文筆下的女性共同構成了邊城女性世界。龍寧英的小說《女兒橋》中年輕的母親吉拉與五歲的女兒洛墜相依為命,小說營造了濃郁的抒情氛圍,寫出了苗族女性對愛的渴望之情。王月圣的小說大多取材于武陵山區的苗族生活,塑造了武陵山村中性格各異的女性群像?!端米雍退摹笆^”丈夫》中的水嫂是一位兼柔美與堅韌于一身的少婦形象,她勤勞、善良、為人熱情?!缎脑诘窝牟稍L》中的鄭小玉是一個可愛、善良的苗族少女,行為端莊,長相俊美具有古典氣質。向啟軍的《南方》中的七姨太原本也是讀過書的大地方的人,與好色之徒陳小狗相好,書寫了民間蓬勃的原始生命力。李桂英的《山外來的泥瓦客》中的秋菊與山外來的小泥瓦客相好,并在一片朦朧的夜色中出走,去追尋他們自己的愛情。秋菊的父親冬生老倌對此并未阻攔,他自己也向著冬梅嬸嬸家的吊腳樓里去尋找屬于自己的遲來的幸福。

      邊城世界是現實中存在的桃花源,這里處處張揚著自然樸素的人性美。苗族的現代作家們用溫馨而瑰麗的筆觸塑造出具有理想人性的女性形象,武陵地域文化元素起到了重要的作有。地域文化色彩已成為這些作家鮮明的個人標志。

      三、土家女兒的家園:兩湖文化與土家族文學女性形象

      文學作品的主體是人物,人物形象身上所具有的精神性格是最能體現地域文化的。土家族是中國人口最多的十個民族之一,絕大部分居住在湘、鄂、黔、渝毗連的武陵山區,武陵地域文化也滋養了土家族文學的發展。劉保昌在《地域文化視野中的兩湖現代文學研究》用六節的篇幅分析當代土家族作家李傳鋒、葉梅、孫健忠、蔡測海、黃永玉、田耳的創作,充分展示了土家族當代文學的創作實績。土家族身份和武陵地域生活經驗,使得這些作家的創作有著深深的武陵情懷。江南稻作文化區域,由長江中游文化區和長江下游文化區構成和華南文化區構成,自然風光表現為神奇秀美的特征。長江流域土地肥沃、氣候宜人、自然條件優越,奇山秀水滋養健康自然的生命形式。

      在土家族女作家葉梅的作品里,可以感受到長江中游文化區一種特有的民族集體無意識,塑造了性格豐富的土家女性世界?!段逶嘛w蛾》中的二妹,是一個進城“打工妹”的形象,她就象石板坡破繭的飛蛾,向著理想的城市飛進,敢于在新時代的大潮中沖浪?!肚嘣埔隆防锏逆杭婢吲匀崦暮湍行月柿业男愿?,敢于沖突傳統束縛、追求自由愛情,樂觀而又堅定?!多l姑李玉霞的婚事》中的李玉霞勤勞能干,人也生得漂亮,追求現世安穩、腳踏實地的日子,幾經周折之后終于過上了踏實的婚姻生活?!蹲詈蟮耐了尽分械奈槟锔液薷覑?、勇于擔當,為了化解兩個男人的仇怨,彌合土家族與漢族的文化沖突,她在情感歸宿上并沒有選擇任何一方,而是在祭祀舍巴的這一天,將自己作為犧牲品供奉給神靈。這些女性形象充分體現了葉梅對生養她的武陵文化的深刻體驗,是融化在她血液里的精神,是永遠無法抹去的文化積淀。

      在黃永玉的小說《朱雀城》里,刻畫了太婆、保姆王伯、媽媽柳惠、幺舅娘等朱雀城女性群像。劉保昌在著作《地域文化視野中的兩湖現代文學研究》寫到了太婆和保姆王伯的形象。95歲的瞎眼太婆,多年守寡,性格脾氣卻“十分通達”,沒有絲豪怨毒,年輕時還讀過很多書,有著良好的家教,是一位慈祥而智慧的老人。保姆王伯奉行“自然的”生活哲學,城里和鄉里各有各的好,即便是個苦命人,仍不后悔這輩子當女人,自然人生觀,山中歲月也有著不盡不快樂。她們受武陵文化的影響表現出堅韌、闊達的美好品格,散發著女性生命的獨特魅力。

      李傳鋒的小說《煙姐兒》中的新婚少婦煙姐兒是一個勤勞潑辣,勇于創造新生活的生產隊員,她為廣大農村女性樹立了勞動致富的好榜樣,展現了農村改革中土家兒女嶄新的精神風貌。田耳的小說塑造了一系列獨立、自強、有主見的新時代女性形象,如《界鎮》中的小林、《蟬翼》中的朵拉、《一朵花開的時間》中的張蓮花等。還有孫健忠的小說《甜甜的刺莓》中溫婉柔美竹妹,張心平的《幸福的人》中充滿人間溫情田家的幺女等。在《地域文化視野中的兩湖現代文學研究》中,劉保昌一再強調:“人物性格某種程度上就是地域文化精神的具體表現?!蔽淞甑赜蛟杏诉@些女性,她們既有兩湖地域女子的爽朗與頑強,又有江南稻作文化影響下的含蓄柔美。這些女性身上承載著武陵地域文化精神,表現出溫婉又柔韌的特征,具有奮發進取精神。

      專著《地域文化視野中的兩湖現代文學研究》既呈現了兩湖現代文學世界,也展示了兩湖少數民族文學世界,不論是苗族作家沈從文的“邊城”,還是土家族作家葉梅的“龍船河”、黃永玉的“朱雀城”、田耳的“佴城”,他們在獨特的文學世界里展示了武陵地域生活和民族文化的同時,也深刻開掘出永恒的人性世界。無論是接受過現代教育的昭女、二妹、柳惠,還是具有土家族傳統思想的伍娘、妲兒、王伯,她們都是武陵山水孕育出來精靈,重感情、有格局、能擔當,既有武陵水鄉的甜蜜柔美,又有山地丘陵的剛烈奇崛,是武陵的奇山秀水鋪陳出了她們的美麗人生。

      基金項目:2020年度國家社會科學基金重點項目“中國少數民族文學女性形象建構與中華優秀傳統文化的精神標識研究”(批準號:20AZW022)階段性成果。

      视频二区素人人妻|亚洲国产182tv精品天堂|久久无码人妻影院|国产午夜无码片在线观看影
    2. <track id="yh9vp"><ruby id="yh9vp"></ruby></track>
    3. <td id="yh9vp"></td>

      <table id="yh9vp"><strike id="yh9vp"><b id="yh9vp"></b></strike></table>
      <table id="yh9vp"><strike id="yh9vp"></strike></table>
      <acronym id="yh9vp"></acronym>
    4. <acronym id="yh9vp"></acrony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