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track id="yh9vp"><ruby id="yh9vp"></ruby></track>
  • <td id="yh9vp"></td>

    <table id="yh9vp"><strike id="yh9vp"><b id="yh9vp"></b></strike></table>
    <table id="yh9vp"><strike id="yh9vp"></strike></table>
    <acronym id="yh9vp"></acronym>
  • <acronym id="yh9vp"></acronym>
    1. 用戶登錄投稿

      中國作家協會主管

      第八屆魯迅文學獎獲獎作家專訪: 歐陽黔森:在人民群眾中體悟生活本質
      來源:文藝報 | 羅建森  2023年03月17日07:34

      羅建森:歐陽老師好!祝賀您的《江山如此多嬌》獲得了第八屆魯迅文學獎報告文學獎。這部報告文學作品聚焦貴州的五個貧困地區,以此為縮影,記錄了貴州脫貧攻堅的艱辛歷程。您為什么選擇這些地區作為切入點?

      歐陽黔森:貴州是中國脫貧攻堅的主戰場之一,其貧困人口之多、搬遷人口之多名列全國前茅,在國家14個特困連片山區中,貴州的武陵山脈山區和烏蒙山脈山區榜上有名。截至2020年底,貴州923萬貧困人口全部脫貧、66個貧困縣全部摘帽、9000多個貧困村全部出列、192萬人搬出大山。我常年在脫貧攻堅一線走村過寨,與老百姓們促膝談心,進行了細致入微的田園調查,以眼見為實的采訪見證了“精準扶貧”帶給山鄉的巨大變化。

      之所以選取烏蒙山脈、武陵山脈連片貧困區域中的畢節市赫章縣海雀村、遵義市播州區花茂村、遵義市正安縣紅巖村、銅仁市萬山區朱砂鎮、安順市紫云縣沙坎村作為重點書寫對象,是因為這五個村莊濃縮了貴州脫貧攻堅戰中最具代表性的事例。比如在海雀村,我看見連綿不斷的群山綠樹成蔭,當年光禿禿的山頭和大風一起就沙塵漫天的情景已經不復存在,森林覆蓋率從5%上升到70.4%,不毛之地變成了生機盎然、郁郁蔥蔥的生態之地。海雀村的奮斗歷程,濃縮了國家脫貧攻堅戰的奮斗歷程,也是中國農民堅韌不拔、生生不息向貧困宣戰的一部史詩。海雀村有222戶居民,原來大多住茅草房,年人均收入只有33元,說是饑寒交迫并不為過,如今家家住上磚混結構的黔西北特色新民居,人均收入上升到1260元,年人均占有糧食從107公斤提高到495公斤,這樣的數字令人驚喜也令人震撼。

      花茂村的脫貧致富,只需從這幾個數據就可以看出來:2012年花茂村外出務工者多達1200余人,村中出現大量留守兒童及空巢老人;5年后,花茂村各項產業得到健康發展,外出打工者也逐漸回到村里,現在外出務工者僅有200余人?,F在花茂村有1345戶人家、4950人,人均收入14119元?;逶盎拿┨铩?,意指貧困荒蕪的地方,如今這里成為了遠近聞名的“生態美、百姓富”的模范村莊,來到這里,就給人一種“換了人間”的感覺。

      在沙坎村、朱砂鎮、紅巖村的數十次采訪,我都是在震撼中度過的。作為作家,我一般不會輕易使用“震撼”這個詞,因為有些眼睛所見的震撼,是文字無法充分表達的,僅僅使用“震撼”這個詞來講述,是作家欠“功夫”的表現。如果作家的描寫能夠觸動人的心靈,能夠給人留下不可磨滅的記憶,那一定不僅僅是因為落在紙面上的“震撼”兩字,而是因為作家一唱三嘆的深入講述。

      羅建森:在此之前,您的大量創作都是以小說、劇本、詩歌等體裁為主,選擇創作報告文學的契機是什么?

      歐陽黔森:是的,在這之前我沒有寫過報告文學。2017年,我正在花茂村創作長篇電視劇《花繁葉茂》,接到了《人民文學》編輯楊海蒂的電話,她約我寫一篇有關花茂村脫貧攻堅的報告文學。我當時第一反應是拒絕,一是那時我正在寫電視劇本,確實騰不出手,二是我沒有寫過報告文學,怕辜負了約稿??蓷詈5俨⒉环艞?,在她的勸說下,我只好答應。

      既然答應了,就要寫好,所以在花茂村做了細致周密的采訪之后,我開始寫作《花繁葉茂,傾聽花開的聲音》這篇報告文學。這一寫,才知道要寫好真難,我曾開玩笑說,我寧愿寫3集電視劇,也不愿意寫這么一篇報告文學,其花費的精力是幾集電視劇所無法比擬的。作家嘛,講好故事是基本功,而電視劇就是講好一個故事,有時候被逼急了,兩天就能寫一集電視劇,而這篇1萬多字的報告文學,我卻花了近20天時間,逐字逐句琢磨,而那些支撐報告文學的數據,還要運用得當,否則就成了“報告”,而沒有了文學。報告文學的文學性是報告文學的靈魂,如何讓數字靈動起來,閱讀起來不顯得枯燥乏味,這是我需要思考和解決的。文章寫畢后,在《人民日報》整版發表(標題為《花開有聲》),幾天后又以原標題在《人民文學》2018年第1期頭條發表。在《人民文學》的再次邀約下,我又創作了以烏蒙山區為采訪對象的報告文學《報得三春暉》,在2018年第3期《人民文學》頭條發表;創作了關于武陵山區的報告文學《看萬山紅遍》,在《人民文學》2018年第9期頭條發表,后被當年《新華文摘》第24期全文轉載。之后我又陸續寫了報告文學《悠然見南山》《江山如此多嬌》,分別在《人民日報》《中國作家》《人民文學》上發表。

      羅建森:您認為報告文學和其他文體創作的最大不同在哪里?對寫作者有什么特殊要求?

      歐陽黔森:報告文學最大的特點是非虛構,是要注重細節的真實。記得習近平總書記在花茂村調研時講過:“黨中央制定的政策好不好,要看鄉親們是哭還是笑?!边@句質樸的話,可謂是擲地有聲、振聾發聵。理解了這句話,我在走村過寨的采訪中,便始終堅持一條這樣的原則:不管是誰提供什么樣的資料、素材給我,不到一線進行眼見為實的訪問,決不引用。善于觀察洞悉是一個作家的基礎本領,你是皮笑肉不笑,還是發自肺腑的笑,我當然感受得到其中端倪。有了這樣的認識,我堅持與每一個相遇的貧困戶促膝談心、交朋友??梢赃@樣說,我到過無數貧困村,見過無數貧困戶,只要與他們拉開話匣子,我就沒有見過愁眉苦臉的人,他們燦爛的笑容真真切切地感染了我,我的笑便也燦爛起來。有了這樣的笑,我想無須再多說什么,此時與他們分享幸福和獲得感,比什么都快樂。

      羅建森:在采訪和創作的過程中,讓您印象最深刻的事是什么?是否有感到困難的時刻,或者感到欣慰的時刻?

      歐陽黔森:記得有次到貴州省正安縣采訪,得知這里的一個搬遷安置點很不錯,我便突然提出要去看看這地方,讓接待方有些措手不及。這是我一貫的采訪原則,即“耳聽為虛、眼見為實”。另外,我采訪的線路和目的從不提前告訴當地的朋友,在沒到采訪地之前,無論誰問我采訪對象和目的,我都堅持不說,只說“到了再說再商議”。這樣做有可能會讓人產生誤會,可我還是愿意這樣做。我只是希望用我習慣的方法進行采訪,雖然看起來隨意性很強,但我卻樂此不疲。

      深入生活是我工作學習的常態,我喜歡與老百姓打交道。所謂“打交道”,其實就是一個溝通和認識的過程,這個過程使我愉悅。而這份愉悅,只有深入老百姓中才能體會到。我的愉悅來自于他們的愉悅,而他們的愉悅來自于黨的政策、黨的關懷、黨的溫暖。在采訪過程中,體會最深的是與老百姓促膝談心時,他們的表白是質樸的,質樸的表白卻令人震撼,這些話語至今在我耳邊回響,讓人聽后內心不由得升騰起一種對共產黨的熱愛之心和敬佩之情。印象最深刻的,是在花茂村采訪時,有一位年近耄耋的老人跟我說:“辛苦了共產黨,幸福了老百姓?!崩先思业倪@句話,聽起來很簡單,細想起來卻一點都不簡單,因為“辛苦”和“幸?!边@兩個詞,代表了這一時期黨的形象和老百姓的感受。如果不是身臨其境,如果不是和老百姓促膝談心,我就聽不到這樣純樸的心聲,而老百姓這樣真實的心聲給我帶來的不僅是心靈的震撼,更是靈魂的洗禮。

      我在采訪和創作的過程中,沒有感覺到有困難的時候。我曾經說過一句話,地質隊員都當過,還怕搞寫作嗎?報告文學于我而言是一種新的文體,是一種新的嘗試。欣慰的是,我的嘗試獲得了讀者的認同。

      羅建森:您的文學創作具有很強的現實性和時代性,勾勒當下時代的畫像是您的創作重點。每個創作者都不可避免地要面對如何處理個人和時代、理想與現實之間關系的重要命題。您如何看待這一問題?您的創作理念是怎樣的?

      歐陽黔森:我想,如果一個作家,身上只帶著汽車尾氣,下到田間地頭后也只是隨便逛一逛、看一看,再進村里吃一頓農家樂,然后抹抹嘴巴拍拍屁股走人,這樣走馬觀花,是永遠不可能寫出真正貼近百姓生活的作品的。真正的作家,只有充分深入生活、扎根人民,才能寫出“沾泥土、冒熱氣、帶露珠”的文章,這就要求作家在人民群眾中體悟生活本質、吃透生活底蘊,只有把生活咀嚼透了、消化完了,才能使生活變成深刻的情節和動人的形象,才能創作出人民群眾喜聞樂見的作品,也只有這樣的作品才能激蕩人心。

      视频二区素人人妻|亚洲国产182tv精品天堂|久久无码人妻影院|国产午夜无码片在线观看影
    2. <track id="yh9vp"><ruby id="yh9vp"></ruby></track>
    3. <td id="yh9vp"></td>

      <table id="yh9vp"><strike id="yh9vp"><b id="yh9vp"></b></strike></table>
      <table id="yh9vp"><strike id="yh9vp"></strike></table>
      <acronym id="yh9vp"></acronym>
    4. <acronym id="yh9vp"></acronym>